热线电话:

banner2

平台优势

苦无大学衔接 2万实验生何去何从

发布时间:2021/11/28 点击量:
近年来,标榜“适性学习”“多元发展”的实验教育蔚为风潮。2014年,实验教育三法通过以来,学校型态与公办民营的实验学校数量从104学年的11所,成长到108学年的91所,整体参与学生数也从5331人暴增到2万多人。

随著学生日益增加,原仅规范到高中的实验教育,于2017年底修法向上延伸至大专以上。然而,不同于国中小学的蓬勃发展,至今仍无实验大学的出现。

这使得实验教育在高教端断链,亦让2万名实验教育生面临无高教衔接的困境。只得被迫重回体制内大学,或出国就读实验大学,甚至停止升学在家自读等,也让想加入实验教育的学生与家长们面临挣扎。

补足实验高教缺口,丰富教育多样性

实验教育在台湾蓬勃发展,却少了高教一块拼图。许多实验教育学生从国小到高中,在最长达12年的培育后,却因担心继续投入实验高教却没有正式学历,而在求职上低人一等,或是害怕兴趣无法成为工作,于是纷纷选择回归体制内大学。甚至可能为了衔接高教,而在国中毕业就选择放弃。

此举也让实验教育长期透过专题制作、地方创生等自主学习方式,培育学生不同于一般人的学习与思维模式因此中断。

此外,随著108课纲开始,跨域与自主学习未来将成常态,许多大学开始尝试不分系、跨域学院、实验学程等创新教育方案,也有越来越多体制内学生投入其中。淡江大学教育政策与领导研究所所长薛晓华说:“不是大学不够,大学绝对够,但是没有不一样的大学。”或许可透过另类高教形式,多元化台湾教育发展。

法规虽通过,实务窒碍难行

令人惋惜的是,虽然台湾是全球少数对实验教育有相关法令规范与保障的国家,却在高教断链!目前仅两所学校提出申请。

薛晓华解释,这是台湾首次对实验高教进行审查,比较谨慎。加上实验教育审议会成员中,有2/3是大学教授,习惯以固有高教模式去想像实验高教可行性,反让实验教育多样性被局限。

虽然体制内大学也有创新教育方案,或是不分系、跨域学院,提供学生更多元选择;如交大的百川学士学位学程、清大的实验教育方案。

然而,薛晓华强调,相较于国外以地方创生、国际移动等性质区分的实验大学,台湾的创新学程并无区分,可能应付不了台湾学生多样性学习的需求,也常面临学分认证与校方认知不同的问题。不过,台湾总算踏出创新高教的第一步。

此外,面对日益增加的实验教育生,实验高教明显不足,加上现有另类高教方案学校招生名额少,像是今年交大百川计划特殊选才仅招33人,531位学生挤破头,但录取率仅有6%,将使得实验教育生发展更受限制。

推广公办民营,助弱势就读

实验教育分为学校型态、公办民营、非学校型态三种。目前仅学校型态的实验高教有法源依据。要解决实验高教稀缺,薛晓华建议,可从公办民营著手。

由于私立实验学校常因高学费,被诟病是“富人学校”,薛晓华认为,可透过公办民营,让政府注入资源,民间提供多元创新内容,也使得弱势家庭的学生,更有机会就读。

此外,成功大学教务长王育民认为,以成大不分系与“第十学院”提供跨域、创新创业平台为参考,在综合大学中成立实验教育学院,利用现有师资与资源共享,让学生在院内透过导师辅导,享受体制外教育,也可在院外找寻专业科系的教授学习,甚至体制内学生想投入实验学院,也可随时转换跑道,或许比起独立成立实验大学更多元,也更有弹性。

不管是何种模式,薛晓华认为,“要完整实验高教,法律是骨架,文化则是内涵,”第一步应就法律面,在现行法规上,补足高教法源的缺口,像是公办民营的可能,以及师培、认证制度的创建。

再者,改变社会对教育的思惟,“当大众对于实验教育想法打开,制度面才可能落实。”而实验教育创新、成功的办学经验,也能刺激体制内教育有更多元的学习模式。

图/台湾对实验教育有相关法令规范与保障,却在高教断链,让学者专家觉得可惜。